台北/男大生帶17本存摺領錢 遭3警留置盤查後怒告警員

發佈時間:2018年12月10日 11:46

男大生帶17本存摺領錢 遭3警留置盤查後怒告警員

【今日大話新聞/社會新聞中心/綜合報導】

北市一名黃姓男大學生今年6月在羅斯福路一家7-11超商提款機領錢,遭一名蔡姓便衣警察攔查,因為警察發現黃男身上帶著17本存摺,懷疑他是詐騙車手,要求出示證件和存摺,但黃男自認沒犯罪拒絕配合,直到便衣呼叫另2名警員到場,黃男被迫留在超商半小時接受盤查,他事後怒告3警違法搜索等罪。但台北地檢署認為,警員見黃男異常攜帶過多存摺,合理懷疑涉及不法而盤查,即便最後查無犯罪事實,仍不構成違法搜索,因此將3警不起訴。


▲ 黃男指控3警違法搜索。(圖/網路)

後來媒體循線找到黃男,他受訪時不滿地指出,當天帶著包括自己、母親和女友的17本存摺,是因為家人住在中南部鄉下,交通不便,補登存摺不易,而羅斯福路三段那一帶有許多銀行,他才把存摺帶到那邊補登存摺。

黃男指控,當時他在超商ATM領完錢,就在用餐區整理書包,突然被一名自稱警察的男子要求出示身分證和存摺,還大聲嚷嚷說他是詐騙車手,他以為對方是「金光黨」,因此便向超商店員求救,而男子掏出一張破爛的證件說是警察服務證,他不相信,對方才用無線電呼叫穿著制服的警察到場。

黃男說,「他們把我圍在超商角落,要求我必須要把存摺交出來,不讓我走」,他被攔下後無法離開,只好把存摺交出來讓警察一一拍照,大概僵持了30分鐘,「過程中我一度想走出去超商求援,也有大吼大叫說警察不可以這樣子,非常大聲的提出抗議,也要求他們依《刑事訴訟法》記錄我的異議,但他們直接拒絕,說沒有義務這樣做。」

黃男怒批:「台灣是一個法治國家,這些警察卻直接侵害《憲法》賦予我的權利,也沒有依照《刑事訴訟法》作為,他們先破壞了法律,卻又以他們要『維護正義』這個理由,作為他們違法的藉口。」黃男還說,最後他揚言要開直播,警察才說搜完了,然後離開,事後他憤而聘請律師,控告3名警員違法搜索、強制罪、誹謗等罪。

蔡姓警員應訊時辯稱,他在超商內看到黃男拿著10多本存摺領錢,以一般常理而言,很少人會一次帶著這麼多存摺,才會懷疑黃男是詐騙集團車手,因而要求查驗身分和存摺帳戶是否為警示帳戶,希望黃男配合調查,最後由黃男自己拿出存摺讓他們查證。

蔡姓警員並稱,黃男宣稱部分存摺是女友的,但警方第一時間無法查證是否屬實,才會花比較多時間調查,強調並沒有違法搜索。

當時前來支援的林姓警員也稱,因為存摺太多本,要透過在派出所的同事一一輸入帳戶查證是否有問題,才會花比較多時間,已經請黃男多擔待,最後查證沒問題,就讓黃男離開。


▲ 案發的7-11超商位於羅斯福路三段。(圖/網路)

檢方調查後認為,警員依照《警察職權行使法》可針對「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」查驗身分,而對身攜17本存摺對黃男盤查身分,是依法執行職務,且無證據顯示警方使用強暴脅迫的行為,逼迫黃男交出存摺,何況黃男宣稱部分存摺是女友的,但戶役政系統並無登載雙方關係,才會花比較多時間查證,即便最後證實黃男並非詐騙集團成員,也不能因此認定警員涉違法搜索或強制罪。

另外,檢方勘驗超商內的監視器畫面後認為,蔡員雖然沒穿制服,但有出示證件表明警員身分,且蔡員只是向黃男表明要查驗身分的理由,對話並沒有特別大聲而刻意讓其他顧客聽到,因此認定蔡員也不構成公然侮辱罪。

但黃男的委任律師翁國彥表示,警察雖稱依《警察職權行使法》中有「合理懷疑犯罪嫌疑」可盤查黃男,但黃男身上只有一張提款卡,即便有17本存摺,存摺也非一般詐騙集團車手領取贓款的手法,連北市警局的宣傳廣告,也說車手身上會有多張「提款卡」,並沒有說存摺,實際上也不會有車手拿存摺去領錢,可見警察的盤查已涉違法。

再者,警察盤查身分後,既然已知黃男並非通緝犯、現行犯,就應該讓黃男離開。況且3名警員沒有搜索票、拘票,卻還繼續要求留滯黃男查驗存摺,根本於法無據,也不屬於同意搜索,因為黃男是被迫要求拿出存摺,否則警察就不讓他離開,「這叫強迫搜索,或是『被同意』搜索」,因此已對檢方的不起訴結果提起再議。

歡迎新聞事件主來電爆料澄清!
請留下「姓名」及「聯絡電話」,傳真至爆料專線:06-3126759,我們將受理儘速與您聯絡!
徵稿
《今日話新聞》徵稿

《今日大話新聞》推出《今日話新聞》,歡迎讀者投稿,對時勢新聞提出看法。

來稿請寄~ timesbignews@gmail.com

文長以500字~1200字為度,一經錄用,將發布在今日大話新聞《今日話新聞》專欄區,媒體公評恕不付稿酬。

※ 請勿一稿兩投,本報有刪改權,請恕不另退件或通知。

相關文章
熱門文章